婆婆:我今天又不舒服,你做飯吧,兒媳:你自個兒演吧,我離了

1525536.jpg (1200×626)

自古婆媳矛盾就是一個大難題,在婆婆的心目中,自己兒子一定是最好的,兒媳根本配不上,自己兒子值得更好、更優秀的女孩。本文的主人公就是這樣一個女人,面對婆婆的刁難、丈夫的無所作為和一個吵鬧不休的家庭,最終選擇結束了婚姻。

婆婆:我今天又不舒服,你做飯吧,兒媳:你自個兒演吧,我離了

圖源網絡

南玉和丈夫文舟是大學同學,兩人相遇在一次大學迎新晚會上,文舟是表演嘉賓,南玉就是被歡迎的新生。第一眼看到五台山的文舟,南玉就被吸引了,因為文舟戴了一個金絲框的眼鏡,那種溫文爾雅的模樣,是南玉很喜歡的男生類型。自從那天見過之後,南玉對文舟算得上是一見傾心,於是她想方設法打聽了文舟所在的學院,幾乎天天都跑去蹭課,為的就是能和文舟有所接觸。其實,學校里追文舟的人排隊都排不過來,他也不放在心上,只是,南玉給他買了整整半年早餐,還陪他上課,文舟對這個女生還是有些刮目相看。事實證明,經過南玉堅持不懈的努力,文舟回應了她的追求,兩人成了戀人,這讓南玉非常高興。大學裡的戀愛是單純的,南玉和文舟的戀愛也非常甜蜜,南玉在文舟面前就像個小迷妹,文舟也很享受這種被迷戀的感覺。

後來,兩人相繼畢業參加了工作,就不能時刻在一起了,但只要一有時間,南玉就會跑去找文舟,給他送便當。只是,感情畢竟是雙向的,如果一直都是一方在付出,遲早會失去平衡,這樣的感情也遲早會出問題。南玉28歲那年,兩人打算結婚,但自從文舟的母親知道是南玉追求兒子之後,她就覺得自己的兒子非常優秀,值得更好的女孩相配,這讓她的態度也很傲慢。就比如文舟帶著南玉回家的時候,文舟的母親就很不待見她,覺得她長相一般、家庭條件也一般,哪配得上自己兒子?但文舟不是這樣認為的,他一直享受被南玉迷戀、呵護的感覺,兩人也試過同居,南玉把他照顧得很好,所以在文舟的堅持下,母親還是同意了他和南玉的婚事。

婆婆:我今天又不舒服,你做飯吧,兒媳:你自個兒演吧,我離了

圖源網絡

雙方父母同意了,可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,文舟的母親卻一直拖著不肯給彩禮,最後才勉強同意了砍掉一半的彩禮。再說婚房,文舟的父母出了首付,由小夫妻婚後還貸,名字卻寫的是文舟母親的,南玉的父母攔不住女兒,只好拿出積蓄為她陪嫁了一輛車,希望她能在婆家少受委屈。南玉是真的迷戀文舟,即便婆婆那麼不待見她,她卻認為嫁給自己心愛的人是一種超乎尋常的幸福,所以她什麼也不在乎。婚後,公婆借著房子首付是他們出的理由,住進了文舟和南玉的小家,還說要照顧小兩口的飲食起居,但南玉感覺婆婆就是去監視她的。婆婆非常嚴厲,不管南玉做什麼事情,她都看不慣,今天說南玉衣服沒洗乾淨,明天說她做飯不好吃,後天又說她打掃不好衛生……總之,在婆婆眼裡,南玉渾身缺點,這讓她非常傷心,因為南玉很想和婆婆和睦相處,可無論怎麼做、付出多少,婆婆都不喜歡她。而且,婚後的文舟對南玉也沒了那種甜蜜,對於婆媳矛盾,他總是置之不理,在他看來,一邊是母親一邊是妻子,根本不知道怎麼處理。南玉面對文舟的態度,自然是傷心的,畢竟婆婆多次找茬,丈夫卻維護她這個妻子,反而讓婆婆變本加厲,她怎能不心寒?

前不久,南玉的父親要生日了,於是她為父親買了一塊手錶,還為準備了一個血壓計,希望父母都能關注自己的身體。可婆婆不知怎麼就看到了,跑去跟文舟哭訴兒媳不孝,文舟居然問也不問,直接指責南玉:「你怎麼回事?我們既然結婚了,我媽就是你媽,你怎麼能不孝敬她?」南玉非常無奈,她平時也沒少給公婆買東西,可婆婆每次都有話挑,甚至還說得很難聽,而她父親要過生日,她才想給他們帶些東西,婆婆居然跟丈夫告狀。南玉很生氣:「我做什麼了?我給你媽買了那麼多東西,她非是看不上,這次是我爸生日,我買點東西怎麼了,這就要說我不孝,這又是什麼道理?」結果文舟來了句:你別忘了,是你追的我,那時候有多少人追我你不知道?我選了你,你嫁給了我,就要以我們家優先,孝順我的父母,不要跟我媽頂嘴。」這話讓南玉感覺氣溫降了好幾度,是她追求文舟,這沒有錯,可先動心的人難道就要低人一等不成?

婆婆:我今天又不舒服,你做飯吧,兒媳:你自個兒演吧,我離了

圖源網絡

一夜未眠,南玉想通了,自己嫁給了文舟,受盡了婆婆的刁難不說,丈夫也不維護自己,甚至在他眼裡也是看不起自己的,這有什麼意思呢?第二天,南玉跟文舟提了離婚,文舟則覺得她大驚小怪、蹬鼻子上臉,當即同意,兩人馬上就去辦了離婚手續。文舟回公司上班,南玉回婆家收拾東西,推開門卻聽見婆婆說:「兒媳啊,我今天身體又不舒服了,做飯的事情就你來吧。」南玉想笑,婆婆什麼時候做過飯,不過是坐在沙發上,支使她做這做那的,卻在文舟面前表現出一副很累的樣子,於是南玉說:「行了,別演了,我和你兒子離了,你可以收了演技了,我都替你累得慌。」說完,南玉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,離開了這個傷心之地,婆婆獨坐沙發上,她如願了,南玉和文舟離婚了。